• 从来只有一个舒淇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从影像里看,舒淇是柔和的、轻盈的、恬淡的,有点风情,但已经被打磨得很圆润了,有光辉,是三月的那种光辉,不使劲,不乖张,也不露痕迹。

    理想中的情人,似乎就应该是这个样子,所以,《非诚勿扰》找她出演一次,还找她第二次。举目四望,似乎,也没更合适的人了,比她美的,没她散淡慵懒,比她会演戏的,没她那种内在的紧张和隐忍,《最好的时光》里的一幕,似乎能说明她美的特质—那种隐忍的戏剧化:她的小妹赎了身,她无话,退回房里,慢慢坐下,给我们一个背,只略微看到,她脖子上的筋脉动了一动,像是喉咙紧了一紧,再转过头来,却照旧面沉如水。

    而那些采访过她的人,对她的印象,也是如此。有位朋友,在采访过舒淇之后,和我聊了两个小时,因为,她看到的舒淇,有许多令她大惑不解的细节,她总像是欠着别人点什么,说话很娇柔也很小心,拍摄照片过程中,她要经过一群在后台置景的工人,她抱着一堆上镜要用的衣服,低着头很快地跑过去。

    当时,正是华语娱乐圈女星自立门户的高潮,许多二三线女星都创立了属于自己的公司,但当我的朋友问舒淇有没有这个打算的时候,她却表示,从没起过这种念头,问及她对婚姻有无期待,她表示不相信爱情和婚姻。

    这是一个被伤害过、磨砺过的人,她所追求的存在感,是一种电波式的存在感,洞穿一切,尽量不惊扰到别人。

    所以,当人们频频用“谁能没有过去”、“谁能不犯错”来声援她的时候,却恰恰是误解了她,因为,那种声援里潜藏的逻辑是,她的过去是错的,是不对的,在他们看来,世界上有两个舒淇,一个过去的舒淇,一个现在的舒淇。

    过去的舒淇是邪恶的,现在的舒淇额头上烙着红字;过去的舒淇,足以消灭这个舒淇,这个舒淇,必须经常表现出对那个舒淇的反动,才能获取存活的资格。那句来历不明的“我要把脱掉的衣服一件件穿回来”,就是这种意念的反映,这句很可能是由群众制造出来的“舒淇金句”,说明了人们对她的期待,她得用尽一切办法,赎罪,并且赢得承认,从那个舒淇成为现在这个舒淇。

    但我却坚持“一个舒淇原则”,过去的那个舒淇,就是现在舒淇的组成部分,没有过去的那个舒淇,就没有现在的这个舒淇,舒淇从来只有一个,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。

    让人们承认这点,非常艰难,因为,我们经过多年的教化之后,已经被铸造成,对与身体与性有关的一切,都感到羞耻的一种人。尽管,这不是我们的本来面目。读《诗经》时,曾为那里面的先民奔放的生活感到震惊,闻一多先生就认为其中许多诗描绘的是“淫奔”,但后世却要用“思无邪”去进行解释,而曾园先生却有更好的解释:“‘思无邪’并非是指万事万物中没有‘邪’,也不是我们不能用‘邪’去看待诗的内容,而是说先民没有‘邪’这个概念,从没把‘邪’看做‘邪’。”

    属于我们的权利,被塑造成不道德的,本来没有界限的,被圈进了律令监管的领地,接受强悍的目光注视,舒淇就是探照灯下的一万博体育平台-最好的真人娱乐城,提供PT老虎机游戏下载,合法牌照,最佳信誉,万博体育平台投注娱乐秉承,诚信为本、安全信誉、客户至上的理念,以高质量技术为广大客户的服务。万博体育app 世界杯版为您倾心打造最佳娱乐游戏天堂,万博体育平台都做得非常好。个例证。也许,还要很久很久,我们才能重返伊甸园,重返那个不把“邪”看做“邪”的世界。才会更明确地意识到,从来只有一个舒淇,只是我们把她强行两分。

    2月29日

    电影《特殊身份》剧组发布了一条声明:“主演赵文卓因与剧组整体创作理念不合,经近日来连续地协议与探讨,双方决定终止彼此的合作。”这部由霍耀良导演,甄子丹、赵文卓、景甜主演的电影,因为这样一个近似“驱逐”的行为,在开拍不久后,突然进入公众视野。

    剧组声明出现后不久,赵文卓随即发表声明,表示终止合作是制作方的单方行为,自己并没如剧组所说携带7个助手,也没擅自离开,更未修改剧本,并透露制作方且以电影严重超支为由,不再提供他酒店住房,要他离开。3月4日,他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,重申以上要点,并指出是剧组不断修改双方确认过的合约剧本。

    3月14日

    赵文卓再次接受多家媒体采访,宣称自己离开《特殊身份》剧组的真正原因是甄子丹的打压,采访见报当日,赵文卓发微博称“揪出了躲在剧组背后的那个人”、“绝不向霸权低头”。甄子丹迅速通过媒体予以反驳。

    3月22日

    剧组在香港影视展召开新闻发布会,向媒体发布声明:“最近赵文卓的高调诽谤言论,不单是损害了甄子丹个人声誉,也对电影、剧组及投资方造成了极大伤害。”就赵文卓所说的助理人数、修改剧本、戏霸等问题进行反驳,并指出,赵文卓在拍摄期间,居住的是每日45885元人民币的总统套房,单日开销为53647元人民币。

    3月20日

    在拥有1000万粉丝的微博上,舒淇转发了杜汶泽的微博发言,并肯定了甄子丹的戏品人品,是个“毫无任何怨言的好大哥好演员好男人”。

    舒淇的微博对甄子丹的肯定,引起部分网人不满,事态开始失控和转向,网人把矛头对准了舒淇。3月10日就出现在论坛上的一个与舒淇早年大尺度写真有关的帖子,在这个当口再度被人提起,她早期的冶艳专辑,成为围观对象,大量辱骂的话万博体育平台-最好的真人娱乐城,提供PT老虎机游戏下载,合法牌照,最佳信誉,万博体育平台投注娱乐秉承,诚信为本、安全信誉、客户至上的理念,以高质量技术为广大客户的服务。万博体育app 世界杯版为您倾心打造最佳娱乐游戏天堂,万博体育平台都做得非常好。语,出现在她的微博里。

    3月25日

    深夜,舒淇发布了最后一条微博:“说出口的话,并不是心里所想的,所做的,更不是你真正想做的。”没多久,她又将这条微博删除,随后,她开始逐条删除微博,到26日凌晨,她微博上的8000多条微博全部消失。

    网人开始向舒淇倾泻口水,并且分为两个立场,一边力挺,认为她应该无视网络暴力,昂首前行,一边却认为她是“玻璃心”,过于脆弱,“出来混就要还”、“既然敢拍就不怕给人看”、“至少苍井空的粉丝没有把她当女神”成为论坛的主要论调,网人幸灾乐祸地认为“女神倒了”。

    更多的明星、名人被牵涉进来,冯小刚、高晓松力挺舒淇,他们的微博发言,甚至成为风行一时的“小刚体”和“高晓松体”,另有著名编剧爆料说,舒淇写真被重新曝光,是因为某女明星试图抢夺舒淇手中某知名品牌的代言,黄秋生则痛斥某些网友的心理“一定有缺陷”,甚至不惜如此犀利:“若是以心理学上的角度来看,可能就像是性无能一样。”

    外一篇:当我们谈论舒淇时,我们在谈论什么

    上一篇:我们这里还有鱼

    下一篇:刻在心上的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