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无法逃避的良心谴责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  迈克尔是位退休的探长,在拿到一笔不菲的退休金后,他决定到英国一个偏远小镇去度假。努力工作了一辈子,是到了该放松放松的时候了。

      

      这个小镇位于怀特岛的边缘,虽然环境幽雅,但是名不见经传,游客很少。作为一位地道的美国人,迈克尔之所以选择在这里度假,是因为他的祖母是英国人,就出生在这个小镇上,他小时候和祖母一起来过,对这里情有独钟。

      

      找到一家小旅店安顿好后,迈克尔去了一家酒吧喝酒。品着带有小镇独特风味的红酒,迈克尔的目光开始四处打量。突然,迈克尔的目光定格在一张脸上。这张脸他太熟悉了,虽然时隔五六年,岁月让这张脸有了明显的变化,但是,他还是一眼就能认出——弗莱斯!曾经臭名昭著的贩毒集团头目弗莱斯!

      

      迈克尔心中不禁充满疑问,弗莱斯不是被判了无期徒刑吗?他怎么会在这里出现?难道是越狱逃脱?好你个弗莱斯,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,却躲在这里人模狗样地活着!上帝有眼,今天既然碰上了,就得将他绳之以法。迈克尔站起来,习惯性地往腰里一摸,却摸了个空。这才意识到,他已经退休了,不是警察了,手铐和配枪已经上交了。

      

      不过这也难不倒当了一辈子警察的迈克尔,如果真是逃脱的弗莱斯,凭他一人之力,也能手到擒拿,要知道,当年弗莱斯就是在他手里伏法的。

      

      迈克尔端着酒杯,走到正在柜台里低头调酒的那人面前,冷不丁地喊道:“弗莱斯,好久不见!”可是那人并没有出现意料中的惊慌,他缓缓抬起头,淡淡地问:“先生,你好!请问你刚才在说什么?”迈克尔问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那人礼貌地笑笑,说:“我叫拉斐尔,是酒吧里的调酒师。请问有什么能帮到你?”

      

      盯着这个自称叫拉斐尔的脸,迈克尔没有捕捉到一丝一毫想要的信息,相反,他看到了差异。当年的弗莱斯脸上写满张狂和桀骜不驯,而站在面前的这个拉斐尔,居然是那么的平静恬淡,没有一丝一毫的杀气和暴戾之气,尽管身材和年龄与弗莱斯没有两样。

      

      迈克尔继续试探:“弗莱斯,你真能装,无论你改名叫什么,在我面前,都是弗莱斯。”拉斐尔愠怒地说:“这位先生,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!”

      

      迈克尔开始怀疑自己,难道自己真的认错人了?自己曾经亲手抓过他,他居然在我面前丝毫不乱。再说,如果弗莱斯真的逃狱了,作为探长的他,应该知道消息。“看来我真的喝多了。”迈克尔嘟囔着离开了。

      

      离开后的迈克尔并没有走远,他找了个地方隐蔽起来,继续观察弗莱斯。因为凭他当警察的敏锐直觉,拉斐尔就是弗莱斯。只是苦于他现在已经退休,不然,他可以利用探长的职权,在内部网上查询弗莱斯现在服刑的状况,事情就会明了。

      

      酒吧打烊后,迈克尔悄悄跟在拉斐尔的后面。走过两条街,拉斐尔进了一间独门小院,这是一栋小型别墅。很快,二楼亮起了灯。

      

      灯熄灭后,迈克尔又等了一会,估摸着拉斐尔睡熟了,他顺着下水管道,攀爬到二楼。他略施小技,轻易撬开了房门,确定屋里没有动静,就悄无声息地走进去。忽然,一阵风声袭来,迈克尔躲闪不及,头上挨了一棍,晕死过去。

      

      迈克尔醒来后,头疼欲裂。他努力让自己清醒过来,发现自己躺在地板上,天已经大亮了。迈克尔站起来,到每个房间看了看,屋里一片狼藉,看样子拉斐尔,不,是弗莱斯,匆匆地跑了。他本来只是想潜进房间,搜集资料,来证明这人到底是不是弗莱斯,但是这一记闷棍无疑反证了这人就是弗莱斯。分明是在酒吧里迈克尔的詢问和怀疑打草惊蛇了,让他处于戒备状态。至于本来应该在监狱里服刑的弗莱斯为何会隐姓埋名跑到英国来,迈克尔想不明白,况且头昏脑胀的,也懒得去想。他掏出手机报了警。

      

      警察来后,迈克尔自报身份,然后讲了6年前的“魔鬼”贩毒集团案。6年前,迈克尔还是一名警探,率领他的小队,无意中破获了一起贩毒交易案,碰巧抓住了“万博体育平台-最好的真人娱乐城,提供PT老虎机游戏下载,合法牌照,最佳信誉,万博体育平台投注娱乐秉承,诚信为本、安全信誉、客户至上的理念,以高质量技术为广大客户的服务。万博体育app 世界杯版为您倾心打造最佳娱乐游戏天堂,万博体育平台都做得非常好。魔鬼”贩毒集团的老三弗莱斯。“魔鬼”贩毒集团是让警察头疼无比的跨国团伙,活动相当猖獗,影响极其恶劣,由联邦调查局直接插手跟踪调查,所以警界用“魔鬼”作为这个团伙的代号。集团老大詹姆森表面上是社会名流,隐藏得很好,曾经涉案被起诉过两次,每次都是因为证据不足当庭释放。迈克尔抓住弗莱斯后,联邦调查局马上提走了弗莱斯。没想到这次调查局的探员攻破了弗莱斯的心理防线,弗莱斯不但招供了所作所为,也招供了集团老大詹姆森的种种恶行,在确凿证据面前,得以使詹姆森伏法。后来,弗莱斯被判了无期徒刑。可是没想到,本来应该在服刑的弗莱斯,居然改名拉斐尔,跑到英国来了。

      

      英国警察听了迈克尔的口供,相当重视,一方面向上级汇报,一方面带着迈克尔到酒吧进行调查。酒吧老板反映,拉斐尔5年前才搬到小镇上,一来就在酒吧里做调酒师,一直十分本分。迈克尔不由得心生疑窦,按照酒吧老板说的时间,那是法院宣判不久的事,也就是说,法院宣判后,弗莱斯就来了英国。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难道是内部权力腐败,让拉斐尔逍遥法外?

      

      有英国警方的介入,相信弗莱斯插翅难飞了,迈克尔回到旅馆,决定好好度假。这时,手机响了,是英国警察打来的,告诉他,他们刚刚接到上面的电话,上面接到来自美国联邦调查局的来电,让他们不要管弗莱斯的事情。刚接完电话,电话又响了,这次是他的老上司局长道格斯打来的。道格斯语气严厉地呵斥道:“迈克尔,你已经不是一名警察了,好好度你的假,弗莱斯的事情,请你不要插手,否则,你就是在犯罪!”

      

      挂掉电话,迈克尔很生气。就是这个道格斯,一直压着他,让他得不到提升。要不是迈克尔抓住了弗莱斯,立了大功,上级迫不得已才提他为探长,否则估计迈克尔会干一辈子警探。所以,在心里,迈克尔其实对道格斯十分不满。他早就听小道消息说,道格斯收受犯罪团伙的贿赂,多次私自放人,但是他搜集不到确凿证据,只能把扳倒道格斯的想法一直压万博体育平台-最好的真人娱乐城,提供PT老虎机游戏下载,合法牌照,最佳信誉,万博体育平台投注娱乐秉承,诚信为本、安全信誉、客户至上的理念,以高质量技术为广大客户的服务。万博体育app 世界杯版为您倾心打造最佳娱乐游戏天堂,万博体育平台都做得非常好。在心底。现在看来,弗莱斯改名换姓来到英国,与局长道格斯有密切关系,这个腐败的官员,居然不许我插手管这件事!

      

      其实迈克尔心里也清楚,他已经退休了,是一位普通的美国公民,确实无权插手弗莱斯的事情。可是他实在心有不甘,要知道,弗莱斯是“魔鬼”贩毒集团的老三,犯了不少罪行,凭什么让他逍遥法外?他就该死!

      

      迈克尔想:你不让我插手,我偏要插手,我要主持正义,还社会一个公道!不能把弗莱斯捉拿归案,那就让他死!

      

      迈克尔苦思冥想,最终,他想到一个办法,既可以不惹祸上身,又可以置弗莱斯于死地。迈克尔在他的社交媒体上发表在怀特岛的这个小镇上的旅游感想,顺便写道,他无意中遇到逃脱的改名换姓叫做拉斐尔的弗莱斯,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弗莱斯再次消失,因为他不是一名警察了。然后发表了一通感慨。

      

      这是他的借刀杀人之法。道格斯警告他不要插手这件事,但是并没有警告他要保密,而且他不知道弗莱斯背后隐藏的真相,说出来算不得泄密。而且他说的是实情,就算以后发生什么事情,也与他无关,不会负法律责任。他是在打擦边球。但是,他这条消息通过社交媒体转发出去后,“魔鬼”贩毒集团的残余势力不会放过弗莱斯,因为是他供出詹姆森的,黑帮惩罚叛徒的手段是相当残忍的。而且,凭借黑帮势力的实力和地下信息网络,只要弗莱斯还在英国境内,他们就有能力挖出弗莱斯新的栖身之所。

      

      果然,过了不到半月,报纸上就报道了拉斐尔死于一次车祸。

      

      迈克尔高高兴兴地结束了这次旅行,返回了美国。

      

      刚一下飞机,局长道格斯就截住了他。

      

      在道格斯的办公室里,道格斯向迈克尔介绍了联邦调查局的琼斯警官。

      

      琼斯警官告诉迈克尔万博体育平台-最好的真人娱乐城,提供PT老虎机游戏下载,合法牌照,最佳信誉,万博体育平台投注娱乐秉承,诚信为本、安全信誉、客户至上的理念,以高质量技术为广大客户的服务。万博体育app 世界杯版为您倾心打造最佳娱乐游戏天堂,万博体育平台都做得非常好。,为了置詹姆森于死地,他们说服弗莱斯当污点证人,指控詹姆森。条件是让弗莱斯改名换姓出国定居,重新做人。法院的宣判只是掩人耳目,宣判一结束,他们就把弗莱斯送到怀特岛的一个偏远小镇上,隐姓埋名,由琼斯警官指挥的小组监视弗莱斯的居住。可是,万万没想到的是,迈克尔居然会到这个偏远的小镇上度假,打破了弗莱斯重新做人的宁静生活。那天晚上,弗莱斯打昏迈克尔后,联系到琼斯警官,由琼斯小组的成员护送,悄悄转移到几百里外的另一个小镇上居住。迈克尔在泄露弗莱斯的秘密后,琼斯警官领导的监护小组也在网上看到了这一条信息,加强了对弗莱斯的保护,不让弗莱斯轻易走出房间。但是,最終防不胜防,弗莱斯生病了,监护小组护送弗莱斯去诊所的途中,被一辆载重大卡车挤成肉酱,陪同弗莱斯的两名组员也一起死了。

      

      琼斯警官对迈克尔说:“你做得很巧妙,弗莱斯死了,你不是污点证人保护法案的知情人,我们确实没法追究你故意泄密的责任。我们之所以把真相告诉你,只是想让你明白,你错了,弗莱斯不该死!而且我们还死了两名无辜的秘密警员!你虽然不会受到法律的制裁,但是你至少应该受到良心的谴责!”

      

      道格斯生气地说:“迈克尔,知道你为什么一直得不到提拔吗?就是因为你喜欢自以为是,固执己见。而固执,有时候往往会犯下不可原谅的错误!”

      

      迈克尔的心,在一点一点往下沉。

    上一篇:影楼鬼影

    下一篇:带刺的玫瑰